墨瓷笙

狗是狗,你总不能指望它跟人一样。

李太白的日常作死Ⅰ

扁鹊一打开家门,就看到一个棕发蓝眸可疑人形物体突破光速向他袭来。扁鹊愣在原地,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念头是。

这谁?

看着这姿势和速度,扁鹊沉默一会,垂眸思考。

这身法……有点像李白的将近酒。

还未等扁鹊反应过来,那身影便“咻”的一下扑过来,凑到扁鹊身前对准某处便直接下嘴。
扁鹊大脑当机三秒,低头看着那人有三分熟悉的容颜,迟疑着问道。

“……李白…?”

那人沉默,扁鹊于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僵持两秒后扁鹊突然发觉这姿势有点不对。

扁鹊:………你干嘛?
李白(松口,讪笑):没……没干嘛…
扁鹊:………
李白:………

室内在沉默一会后,响彻了李白的惨叫。
“啊——!鹊…鹊鹊我错了我错了!别打!啊风油精是毒药不能乱扔啊鹊鹊!鹊鹊我错了!你别生气!鹊…啊!”

一瓶风油精正中红心,李白捂着满是绿色液体的脑袋,“扑通”一声,倒了。

………

半晌,扁鹊走过去,垂眸看着李白样子。

“这又不是毒药,你别装死。”

“嘿嘿嘿嘿我就知道越人舍不得打死我……”

看着那人一头不明绿色液体还傻笑着要蹭过来,扁鹊心头不禁洋溢起一层暖意。但是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躲开了李白,用颇嫌弃的语气说着。

“还不赶紧去卫生间洗个澡,洗掉身上的药汁。”
“不行,不洗,越人这可是越人泼的药汁,珍贵得很,我决定从此以后就不洗澡了。”
“那我还是在你闷到发臭之前毒死你吧。”
“越人你舍得吗?”
“舍得。”
“………越人…”
“别拿卖可怜那套对付我,我不是你的小迷妹,这招不管用。”

QWQ。

最后李白还是灰溜溜的跑去洗完了,不然他怕今晚上不了扁鹊的床。扁鹊一直板着脸,但是李白还是看出了他与平时的些许不同。

今天一整天嘴角都比平时上挑了20%,眉梢微扬,小医生今天一定很开心。

晚上被扁鹊用枕头砸出卧室的李白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美滋滋的再次敲响扁鹊的门。

“小鹊儿乖乖

把门开开

快点开开

我要进来~♬ ”

end

这算是改了之前的小段子作为糖渣渣(改得不太好因为精神萎靡☞又双叒叕困了),没找到特别好的梗,所以糖可能要憋一憋,先给你来点开胃前菜如何 @陆长歌 …?

至于某处,某处就是…肩膀以下,手臂之间,肋骨以上,分为两峰,虽平坦却盛一红豆于峰正中间……………嗯,懂了吗?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