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瓷笙

狗是狗,你总不能指望它跟人一样。

Van helsing的养孩生活Ⅰ

自从Van Helsing某天路上捡到一个小孩子,他就开始了职业奶爸的生活。

说起来,这个孩子也算是幸运,恰巧和他邻居那位毒舌可怕的博士长得有点像,又刚好是在博士家门口捡到的,于是范海辛决定叫他小博士。

但是他没有养过小孩子,完全不知道这么小小的软软的一团,要如何才能养大………他看起来太脆弱了,仿佛一碰就要碎掉了。可怜的范海辛还没结婚,找到共度一生的那个ta,就已经开始养孩儿了。

或许他很喜欢单亲爸爸这个职业?

◎——·——·——·——◎

小博士安安静静的躺在铺着范海辛旧衬衣软沙发上,壁炉的火焰很旺,绚丽的红色火舌翻滚着,张牙舞爪着释放温暖的气息,时不时能听见柴火“噼啪”迸裂的声音。屋子里并不冷,所以范海辛也并没有给小博士穿太多层衣服。小博士稍微有些困倦的打个哈欠,软软的小手在空中晃了晃,“啪”的一声拍在真皮沙发上。

刚刚出门回来的范海辛应声抬头,他才摘下他的蓝色帽子放在门口的衣帽架上,身上的风衣还没有解开放好,蓝色的布料褶皱里还有洁白的雪花。他没有犹豫,跺了跺脚让鞋面上的雪水混合物落在羊毛地毯上,就快步过去查看小博士有什么异样。

“……怎么了…?”

范海辛摩擦手掌让掌心出现一点温暖,然后探手放在小博士额头上。

静默三秒。

“……没有生病。”

范海辛收回手,微微皱起眉,有些疑惑。

小博士有一双像夜空一样的漂亮紫色眼睛,和他的那位朋友——或许可以称之为朋友吧——博士一模一样,而现在,这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范海辛。

范海辛于是也盯着他。

半晌,小博士打个哈欠,小手扑腾扑腾,拽住了范海辛衣角。

范海辛低头认真看着他的动作。

小博士收回手,小手在空中晃啊晃,然后抓住了自己的小裤子,还努力往下扯了扯。

范海辛了然,伸手帮忙把小博士的小裤裤脱下来,给他换尿布。

认真低头换尿布的范海辛没有注意到,那个有着漂亮紫眸的小孩,全程一脸严肃的绷着脸,仔细看上去,还有点窘迫的意味。

灵感迸发。

等我糖。

李太白的日常作死Ⅰ

扁鹊一打开家门,就看到一个棕发蓝眸可疑人形物体突破光速向他袭来。扁鹊愣在原地,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念头是。

这谁?

看着这姿势和速度,扁鹊沉默一会,垂眸思考。

这身法……有点像李白的将近酒。

还未等扁鹊反应过来,那身影便“咻”的一下扑过来,凑到扁鹊身前对准某处便直接下嘴。
扁鹊大脑当机三秒,低头看着那人有三分熟悉的容颜,迟疑着问道。

“……李白…?”

那人沉默,扁鹊于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僵持两秒后扁鹊突然发觉这姿势有点不对。

扁鹊:………你干嘛?
李白(松口,讪笑):没……没干嘛…
扁鹊:………
李白:………

室内在沉默一会后,响彻了李白的惨叫。
“啊——!鹊…鹊鹊我错了我错了!别打!啊风油精是毒药不能乱扔啊鹊鹊!鹊鹊我错了!你别生气!鹊…啊!”

一瓶风油精正中红心,李白捂着满是绿色液体的脑袋,“扑通”一声,倒了。

………

半晌,扁鹊走过去,垂眸看着李白样子。

“这又不是毒药,你别装死。”

“嘿嘿嘿嘿我就知道越人舍不得打死我……”

看着那人一头不明绿色液体还傻笑着要蹭过来,扁鹊心头不禁洋溢起一层暖意。但是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躲开了李白,用颇嫌弃的语气说着。

“还不赶紧去卫生间洗个澡,洗掉身上的药汁。”
“不行,不洗,越人这可是越人泼的药汁,珍贵得很,我决定从此以后就不洗澡了。”
“那我还是在你闷到发臭之前毒死你吧。”
“越人你舍得吗?”
“舍得。”
“………越人…”
“别拿卖可怜那套对付我,我不是你的小迷妹,这招不管用。”

QWQ。

最后李白还是灰溜溜的跑去洗完了,不然他怕今晚上不了扁鹊的床。扁鹊一直板着脸,但是李白还是看出了他与平时的些许不同。

今天一整天嘴角都比平时上挑了20%,眉梢微扬,小医生今天一定很开心。

晚上被扁鹊用枕头砸出卧室的李白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美滋滋的再次敲响扁鹊的门。

“小鹊儿乖乖

把门开开

快点开开

我要进来~♬ ”

end

这算是改了之前的小段子作为糖渣渣(改得不太好因为精神萎靡☞又双叒叕困了),没找到特别好的梗,所以糖可能要憋一憋,先给你来点开胃前菜如何 @陆长歌 …?

至于某处,某处就是…肩膀以下,手臂之间,肋骨以上,分为两峰,虽平坦却盛一红豆于峰正中间……………嗯,懂了吗?

20粉福利吧。

我就是个破写文的,除了写文啥也不会了。

所以20粉福利点梗写短篇文,我吃什么cp你们知道,就别拿我不吃的过来气我了。除了白鹊以外带李白的全都不吃,其他的也就混了食契吧。拒绝小说同人文,如全职高手同人等,一来我没看过,二来不喜欢写这种的。

或者你给我安利也成,安利进去了我就写。再就是你自创人设我看看好不好写再决定写不写。

这只是个20粉福利而已啊。

废话两句

一退圈自己个儿文倒是删了个干净,不过退圈就自由了,老子想干什么干什么,管我的最好都先原地爆炸去。

感谢某某人夸我戏精本精,没错,老子就是中央戏精学院高材生,咋,你能奈我何?嗯?

至于wzg啥的,我真懒得说了。怼我就怼我,找那么多理由干啥。我在自己个儿家群里说一句想找男朋友都能成为你怼我的理由,既然这么想怼,不如别找理由了直接怼?

至于某些方面,声称和我交朋友是眼瞎。哟。这可神奇了,你失恋我安慰,你结婚我帮忙,你当老子时间那么多闲着没事干全都拿来陪你玩?陪聊也是得要钱的吧,来来来,算算账,你得欠我多少钱。

想来,这种人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狗友。在我家群埋伏潜伏,得到了把柄就得意洋洋的甩出来,妄图狠狠咬我一口,最好连骨头带肉扯下来。啧啧啧啧啧,老子养条狗喂它吃肉它都得记得冲我摇尾巴呢,养你可能就剩下被咬了。

而且,老子前思后想,深思熟虑,怎么着也没对你哪儿不好了吧,而且还是不好到你恨我入骨的地步,真的是令人惊讶。

再者就是某某人了,一副无所谓样子跟我说“瓶子你去做吧我不管”“我养老不管事儿了”,也是我自己太为你们着想了,居然还告诉你别告诉bqyl的人要做这件事,瞒着他们。正好合了你心意了,这样你就可以做足万全准备,届时我无论发表的是何言论,只要提出小白ooc的问题,就可以被你嚷嚷成“过度针对”,然后借着踩我的机会上位。真是一手好算计,佩服佩服。敢问这位“大佬”,靠着踩我,吸粉几何啊?

再者,狗友童鞋别忘了,当初这事儿还是你给我出谋划策呢。作为一个不知道小白ooc危害的人,我还采纳你们意见了呢。当时什么嘴脸现在什么嘴脸?真是反差大,怕不是川剧表演系出身罢。

墨瓷笙脾气那是一顶一的好,什么事儿都能一忍再忍,因为在乎。但是抱歉,老子在乎的是白鹊圈不是你们这群一人两面长舌妇,所以我可以为了个白鹊圈发布道歉声明并且退圈,不再管这档子破事儿。但是如果说我是因为你们势力太强退却,妈耶,您老排泄一下照照,您配吗?

我退圈声明里也没有说过白鹊圈恶心,我其他的任何网站啥啥的上面也没说我是因为白鹊圈恶心而退圈,你这“退圈还踩圈”从何而来?再者说了,我说我的亲友团不要因为我而退圈是因为我妹私信我说因为我退了所以也想退圈而已,聊天记录还摆着呢,借这点攻击我,再修炼几年再说?

还有啊,我找不找男朋友跟你有关?跟白鹊有关?跟白鹊圈有关?这么操心我私事儿怕不是邻居家老太太,天天家事国事天下事的,也不怕给自己累着?

至于绑定太太和小白隔离,意图挑起小白和太太争端,哎哟我的天,某某人可别说疏姆没跟你说过ooc过多的事,您管了吗?说我是一个月以后马后炮,您老不是?要不是这次事儿出了,您老能成立什么见鬼的学堂玩?冠冕堂皇衣冠禽兽的释义在你的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解释,受教了受教了。

最后重申。

老子乐意马后炮。

老子乐意闲着没事出来管事。

老子乐意找男朋友。

老子乐意戏精。

以上这些。

关你屁事?

影响你吃饭影响你喝水还是影响你换卫生巾?或者说,影响到您生理期或者更年期了?

这段话并没有刻意针对任何人,只不过是针对那些在我发布道歉声明之后,以及之前怼我,并口出粗鄙之语的某两条狗罢了,哦,可能还不止两个,毕竟你们背后还有策划者还有看乐呵的人呢,是吧。

现在老子退圈了,谁TM再多嘴多舌管我要做的事,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老实人的愤怒。:)

说到做到。

『妄言』

“笃,笃,笃……”
  
深夜佛堂,烛火暗淡,角落随着烛火摇曳着影子仿若深渊恶魔,伺机将人拖进黑暗。佛案的檀香炉后,盘坐在莲台上的古佛悲悯的垂眸,看着世人。佛案下一素衣僧人,阖着眸,嘴里念念有词,素衣僧炮下的手也一下一下颇有韵律的,平稳的敲着木鱼。
  
“笃,笃,笃……”
   
寺门外是漫天的大雪,狂风卷着雪粒拍打着寺门,发出轻微的“啪啪”声。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不知何时又打起了雷,轰隆隆的雷声怪异无比,千百年来都十分罕见的“雷雪”天气,此时却只有佛堂里这一人见证。
寺里的其他僧人都已经回了房睡下,只留了这一个年纪不大的素衣僧人。素衣僧人早些时候清扫了佛堂,现下正坐在佛案下的蒲团上,念诵经文。
  
“何以故?此人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①
“笃,笃,笃……”
  
木鱼声和诵经声就这么和谐的交织在一起,仿若声调舒缓悠扬的古曲,听久了倒觉得好听。更何况是佛经,字字珠玑,更是让人觉得如梵天圣音,仿佛能洗涤心灵获得新生一般。
直至,门外那声巨响传来。
  
“轰隆!”
 
诵经声戛然而止,木鱼声也随之消失。
僧人微抬了眼皮,看着眼前的木鱼。
良久,他叹了一口气,慢慢弯下身子在佛案前一叩,额头抵在冰冷的地面上片刻,然后起身,拂去衣上尘埃,嘴唇翕动,叹了句。
  
南无阿弥陀佛。
   
    
①:摘自《金刚经 第十四品 离相寂灭分》
  

『第一回』达摩僧初至弘福寺  老方丈恭言玄奘禅
  
贫僧自西天而来,要去往东土大唐取经之地。
 
老方丈第一次见到达摩的时候,听到的便是这句话。
  
彼时的达摩,一身僧袍袈裟褴褛破旧,上面布满风霜痕迹,面容憔悴,手边仅有一柄大唐最普通不过的油纸伞和一个紫砂钵盂。那油纸伞看着也是历经沧桑,不说受潮的伞柄已经微微弯曲变形,光是那油纸伞面上就破了个碗口大的窟窿,真真是狼狈无比。但即使如此,那紫砂钵盂却保存完好,一点边边角角都没有缺少,异常的崭新漂亮。
彼时老方丈本是例行规矩,于每日清晨大开寺门,广收香客入内上香许愿,解说佛理。普一开寺门,便见一人身着褴褛僧袍背身倒在寺前。老方丈一愣,双手合十道了句佛号,然后赶忙下了台阶,翻过那人身子,探向其额,触手极热。想来是这仲夏暑热,又连日来赶路在烈日下曝晒,水米不进,致使得了中暍之症。
老方丈立时回寺内唤了一众僧人来将人抬进去,我佛慈悲,更何况看这人一身装扮,也像个千里迢迢赶路而来的僧人。
待那僧人被安顿在闲置客房里休息一日,喂了些许水,终于清醒过来之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贫僧自西天而来,要去往东土大唐取经之地。
  
老方丈阖眸颔首道了句佛号,又睁开眼,神色带了些许敬意,开口,苍老的声音传入僧人耳中。
“敢问师父法号?此地乃是大唐都城长安附近的寺庙,寺名弘福,贫僧是此地方丈,法号智首,世人唤我做智首律师。”
   
那僧人一愣,赶忙双手合十,回以一礼,恭声道。
“师父之名实不敢称,贫僧虽是自西天而来,然对佛理领教不深,着实不敢与方丈于佛理相较。若说法号,贫僧于西天时父皇给贫僧取名“菩提达摩”,这些年来也常自称“达摩”,方丈这样称呼贫僧便好。”
   
老方丈同样双手合十,敛眸低声,苍老的嘴唇翕动。
“善哉善哉,达摩禅师谦虚了。”
  
达摩面色犹疑,片刻复又开口,轻声问道。
“刚才听方丈说……此地已是大唐?”
“是,出家人不打诳语,此地的确已是大唐都城长安附近。”
  
达摩长舒一口气,慨叹。
“总算到了玄奘法师所说之地。”
“玄奘法师…?”
   
老方丈听到达摩的话,脸上出现了些许惊讶神色,小心翼翼的问道。
“可是那位金蝉子转世,现前往西天求取真经的玄奘法师?”
“金蝉子转世…?贫僧不知…但他确是要前往西天求取真经。”
老方丈顿时一脸恭敬对人一拜。
“不知达摩禅师竟是玄奘法师的朋友,之前多有怠慢还请赎罪。”
达摩有些不解,伸手拦下老方丈动作,开口。
“还请方丈不要如此,达摩受不起。至于玄奘法师………敢问方丈,玄奘法师是怎样的人?”
老方丈双手合十,十分虔诚的阖眸默念了句什么,然后开口,浑浊的老眼里亮着的,是对那人的敬服。
  
“玄奘法师,那是有大智慧,大福缘之人,他身世坎坷,也正因如此他从小便看破红尘,阪依佛门。世人皆言他为如来座下金蝉子转世,需得在这红尘人世中受尽九九八十一般磨难才能修成正果。即使如此,我等也望尘莫及。我等肉体凡胎,纵使受了千般磨难,怕也是无法修成正果的。”
  
达摩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自己偶遇的僧人居然在大唐这样出名,也没想到对方接触佛理的时间居然不亚于他自己。
“多谢方丈解答………方丈,达摩有个不情之请。”
“请言。”
“之前在路途中偶遇玄奘法师,他开导了贫僧,古有一字之师,想来玄奘法师算得上贫僧的一言之师了。”
“是了。”
“所以贫僧当即决定来到大唐,玄奘法师说大唐即将被黑暗笼罩,所以他去西天寻求拯救之法。而贫僧觉得,即将被黑暗笼罩之地的一丝光明,才能拯救贫僧的家乡。”
“所以贫僧恳请方丈,在这寺内求得一席之地,待贫僧寻找到光明,便启程回到家乡。”
“善哉善哉,求之不得,还请达摩禅师安心住下罢。”
“多谢方丈收留,达摩感激不尽。”